资讯中心NEWS

国货路上坚守21年的湖滨浴室 有点开不下去了

2019-12-02 19:52:54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昨天上午,读者毛先生打进快报85100000:湖滨浴室因这段时间杭州天气暖和,浴客稀少,老板每天不仅要购买热水,人工和房租也渐渐入不抵支,现在基本上天天在亏本经营。

  “这个浴室开了二十多年了,一直价格低服务好,是杭城不多的惠民浴室,希望通过快报让更多的杭城市民知道这家浴室,帮助他们生存下去!”

  昨天下午,我来到位于上城区国货路7号的这家湖滨浴室,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黄底红字的“湖滨浴室”招牌下面,头发花白、戴着老花眼镜的毛先生正站在浴室门口等我。

  见我走来,他急忙从门口台阶上跨步下来。“前几天听浴室老板说,真的快撑不下去了,我心里着急啊,现在价格这么实惠的浴室不多了,万一老板把店关了,我们这帮老头子以后要去哪里泡澡啊!”

  原来,70岁的大伯就住在湖滨浴室旁边的青年路小区,在这里已经生活了26年。21年前,湖滨浴室开到了国货路7号后,每年10月10日到第二年的5月4日,浴室开门。营业的这大半年时间,他基本每周都会约上三五好友,一起过来泡个汤、搓个澡、修个脚。

  “前两天,老板和我们这帮老客说,女宾区已经连着两天空门了。”说着,神色焦急的大伯带我来到湖滨浴室里。和装修华丽的洗浴会馆不同,我看到,湖滨浴室的装修风格还有着上世纪国营澡堂的感觉。

  仅供一人坐的收银台前,摆放着两张微信和支付宝的二维码。供客人休息的两张红木椅子,扶手上大片颜色已经斑驳、脱落。挂在墙上的价目表,分别在男女两列下面,标明着各个项目的价格:座室25元、统室20元、擦背男20元(女15元)、按摩男25元(女20元)……

  不时有上了年纪的男顾客,从一楼的男子部拎着洗浴用品走出来。我走到2楼的女子部推门进去,虽然是周末下午,但此时,女子部的6个洗浴间并没有女宾在里面洗澡。

  一个扎着低马尾、正收拾女宾休息区床铺的女服务员和我说,这几天,因为生意不好、店里也不忙,浴室的老板和老板娘一起回江苏镇江老家了。

  正在楼下接待客人、负责收银的陈师傅说,“我女婿早年在德胜新村买了房,现在,一边做雷峰塔景区的本职工作,一边和他表哥表嫂合伙经营这家浴室。”

  湖滨浴室的1位修脚师傅、男子部的2位搓澡师傅和1位服务员、女子部的1位搓澡大姐,都和浴室的两位老板沾亲带故,“我们都是镇江人。你去杭州的这些平价大众澡堂看一看,开店的百分之八十都是镇江人。”

  来店里帮女婿看店收银的陈师傅是地地道道的镇江人,“扬州那边有句俗话叫‘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说的就是早上大家吃早茶,晚上一大家子人去澡堂泡澡。镇江开车到扬州就40多分钟,两个地方离得近,所以我们镇江人和扬州人生活习惯基本一样。”

  上世纪末,不少镇江人,拿着一条搓背的毛巾和一把修脚刀就来到杭州“闯生活”。湖滨浴室的修脚师傅戴国华和我说,他15岁的时候就和叔叔一起来杭州,跟着一位同样来自镇江的老师傅,在杭州城站附近的两江浴室当修脚学徒。

  “出师了以后,我接着在平海路的国营浴室平海池当了两年修脚师傅。中间回江苏的无锡和江阴生活了几年。21年前,我哥戴国珍在国货路开了这家浴室,我就安定了下来,这二十几年,一直守着这家店,给客人修脚。”

  戴国华回忆,上世纪90年代后期,也就是他哥哥戴国珍开店的同时期,杭州大众浴室生意十分红火。“主城区至少三四百家,我们店在的这条街上,就有五六家镇江人开的大众澡堂。”

  “唉,现在上城区像我们家的这种大众澡堂,也就只剩浙二旁边开的一家了。”在男子部给客人搓背的庄师傅,是湖滨浴室另外一个老板庄青伟的姐夫。他和我说,湖滨浴室生意最红火的10多年前,一天起码有五六百人从早到晚排队过来洗澡。

  因为生意一年不如一年,4年前,湖滨浴室开在始版桥小区的分店,被老板娘凌红华(戴国珍的妻子)关掉了。“原来在男宾部工作的12个人,有的回镇江老家开浴室了,有的去上海无锡的澡堂打工了。”

  前几年,随着杭州越来越重视环保,烧水不能用煤或者柴油,湖滨浴室开始和杭州坤茂节能科技有限公司这样的节能环保企业合作,买公司利用余热转换设备加热的自来水。

  每天早上9点半浴室开门前,合作的公司会用保温车把热水送到湖滨浴室。“最近客人少,我们每天基本只买5吨。”

  陈师傅一边招呼客人,一边和我说,“去年一吨水是40块,今年涨到了50块,还不算其他开支,真是在硬撑啊。”

  因为季节的原因,类似湖滨浴室这样的大众澡堂,只在每年的10月到次年的5月开门。剩下的小半年时间,老板和员工们大都会回到镇江老家休息。如果家里还有地,就会种自家的几亩水稻。

搜索